玛莎拉蒂醉驾案开庭,受害人家属求判死刑

杭州交通91.8 2020-01-18

1月16日8时30分, “河南永城玛莎拉蒂撞宝马案”在永城市人民法院审理。

该案虽在永城市人民法院审理,但审判机关为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一审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记者注意到,庭审辩论的焦点,在刘松涛、张小渠是否存在明知谭明明醉驾且发生事故后,仍教唆其逃逸,最终导致玛莎拉蒂撞上宝马致2死4伤严重后果的行为。

案发当晚,三名被告人共喝了1瓶红酒、3瓶清酒、11瓶啤酒。

庭审中,谭明明当庭认罪,痛哭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并下跪,表示对不起父母,向社会道歉;张小渠不认罪,刘松涛表示服从法庭判决。

宝马车上两名死者和一名伤者的家属,均表示不同意调解,要求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

历经近5个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玛莎拉蒂醉驾案开庭,受害人家属求判死刑

庭审现场。 “法制日报”微信公众号 图

案发当晚共喝三种酒,曾叫代驾

1月16日8时,天空飘着小雨,永城市人民法院外聚集者多名受害者家属。

8时30分,案件正式开审。公诉机关商丘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9年7月3日19时许,被告人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到永城市一烤串店聚餐饮酒。聚餐结束后,22时22分许张小渠曾电话联系代驾,在代驾到来之前谭明明驾驶“豫NE5S55”号牌玛莎拉蒂莱万特越野车,载着刘松涛、张小渠离开,沿永城市区多条路段行驶,在连续剐蹭停在路边的六辆汽车后,又与对面驶来的一辆传祺轿车和停在路边的一辆大众速腾轿车相剐碰,谭明明因无法通过被迫停下。

被撞车车主及周围群众上前劝阻,刘松涛和张小渠让谭明明赶紧离开。谭明明不顾群众劝阻,强行冲出逃逸,至东外环路和永兴路交叉口时,高速追尾正等待通行信号的“豫N0182L”宝马轿车,致该宝马轿车起火燃烧,造成车内人员葛保景、贾文华当场死亡,驾驶员王交通受重伤。谭明明、刘松涛、张小渠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谭明明在醉酒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后不顾劝阻,继续驾车冲撞行驶并造成重大伤亡和经济损失,被告人刘松涛、张小渠明知谭明明醉驾并发生事故仍教唆其逃逸,以致发生更为严重的后果,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在共同犯罪中,谭明明系主犯,刘松涛、张小渠系从犯。

记者从庭审中获悉,案发当晚,谭明明(23岁、无业)、刘松涛(24岁、澳大利亚留学生)和张小渠(21岁、市属企业职工)共喝三种酒:1瓶红酒(刘松涛从家里带的),3瓶清酒(张小渠饭前买的)、11瓶啤酒(在烤串店点的)。经检测,谭、刘、张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分别为167.66mg/100ml、231.10mg/100ml、170.36mg/ml。撞上宝马车时,玛莎拉蒂的车速为120~135km/h。

庭审中,有受害者家属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介绍,谭明明的驾照从2017年6月到案发,处理过18次违章,包含闯红灯、超速、逆行等。其驾驶的玛莎拉蒂,从2017年4月到案发,有68次违章。谭明明称,玛莎拉蒂车是父亲的,她不清楚为何车在挂在父亲表弟名下,自己不常开这辆玛莎拉蒂。自己有近视和散光,当晚喝多了,就没戴眼镜。

为何当晚车的行驶线路混乱,并非回家的方向?谭明明说,当时准备回自己家,但自己平时就很路痴,需开导航,那晚喝多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往哪里开。

谭明明当庭表示认罪,痛哭向受害者家属道歉并下跪,表示对不起父母,向社会道歉。

两被告不认罪,受害者家属要求判三被告死刑

庭审中,谭明明说,张小渠和自己很要好,有亲戚关系。张小渠说,两人是朋友,也有亲戚关系,但不怎么来往。谭明明说,张和刘是通过她认识的,当晚饭局是为“撮合”两人。

至于当晚饭局谁组织的,谭明明说是张小渠,张小渠说是刘松涛,刘松涛说是另两人。

当晚饭局由张小渠买单,走前张小渠曾给家里打电话,告知晚上住谭明明家。

庭审的焦点,在刘松涛、张小渠是否教唆谭明明逃逸。

谭明明多次接受警方讯问时称,发生连环剐蹭事故后,车被拦住,她曾慌张问怎么办,张小渠连说“谭明明快跑”。庭审中,谭明明说,她听到刘松涛也说了话,但因张小渠的声音盖住了刘松涛的声音,刘松涛说什么她没听清,意思也是让走。

三名被告人在事故中均受伤。澎湃新闻注意到,走上被告席时,刘松涛步履缓慢,法警在其背后垫了枕头。因其庭审中途表示腰疼,法庭还曾宣布休庭15分钟。

刘松涛说,自己目前保外就医,在上海治疗。

公诉机关提供证据显示,一证人表示,当时曾打开玛莎拉蒂车的右前门,去关一键启动,听到刘松涛说“你干啥?下去”,还让谭明明“快走”,还有证人表示,曾敲开玛莎拉蒂驾驶室车窗,去关一键启动,也听到刘松涛让快走。

刘松涛说,不清楚自己有无说让谭明明快走,因为自己当时已经断片,“记不清了”。

刘松涛的辩护人称,涉案玛莎拉蒂的一键启动在方向盘左下侧,从右前座去摁几乎不可能。另外,当时环境嘈杂,其对证人关门时听到刘松涛说快走表示怀疑。

该辩护人认为,因证据不足,刘松涛无罪。刘松涛则表示,服从法庭判决。

庭审中,张小渠说,自己怎么上的车,车上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如果自己有意识,不可能让谭明明走。不过,其曾供述称,第一次连环刮蹭被拦停后,谭明明曾问自己怎么办,自己还问刘松涛怎么办。她还表示,自己曾看到谭明明来回拨动档位。

张小渠坚持说,自己没有教唆谭明明逃逸。对此,公诉人指出,车辆属相对封闭空间,教唆逃逸说句话只需几秒钟。虽然只有谭明明供述张小渠让自己快跑,但谭明明案发后数次供述一致,可信度高。有受害者家属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则表示,张小渠在说谎。

庭审中,三名被告人均向受害者家属道歉。三名受害者家属均向法庭表示,不接受调解。

被鉴定为重伤一级的王交通家属在庭上痛哭说,王目前仍是植物人状态,全身百分之四十严重烧伤,面部五官眼睛、鼻子、嘴均严重烧伤,后期治疗、五官移植、整容等需巨额费用。目前,治疗已经花费300万,被告人方面谭明明和刘松涛的家属共提供150万。实在筹不来钱,为节省费用,只能将人接回本地医院,即使这样,每天仍需4000元左右。为此,他们提出索赔1395万,要求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死者贾文华的家属提出,索赔1200万,同样要求判处三名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受害者家属情绪激动,庭审中多次痛哭。

该案发生后曾引起广泛关注,谭明明家经营皮毛生意多年,家境较好。此外,庭审中有受害者家属的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指出,刘松涛在国外留学,父亲开有多家百货超市,家境也很优越。

1月16日14时多,经过5个小时庭审后,法庭宣布休庭,因案情重大,择期宣判。

来源:澎湃新闻